幽瞳hitomiya

灣家人、繁體注意。

刀劍坑溺死爬不起來的審神者。
本命光忠、副命長谷部。
博愛,乙腐通吃,有愛角都吃的雜食性。

繪手和文手。患有嚴重拖延症。

「刀剑乱舞同人」企劃/情人節特別篇「燭台切光忠線」(上)

「刀剑乱舞同人」企劃/情人節特別篇「燭台切光忠線」


*現paro熱砂企劃 燭台切光忠 線 番外
*前公務員現酒吧老闆燭台切光忠(27)x大學生兼打工調酒師女主(19)
*女主有名字和設定
*企畫tag熱砂之後
*時間點在主線結束後

*本章出場  

@Kara Ayana 甜蜜蜜的貓系夫妻 大俱利和蕾拉




 

輕巧的穿梭在人群間,利落地將桌上客人飲用完畢的高腳杯整齊的收入手上的托盤,再遞上一杯杯色彩艷麗繽紛的調酒,然後回到吧台內,把回收的杯具放入水槽,從酒架上挑出接下來需要用的幾支基酒和各種糖漿與蘇打水,隨後拿出量杯與雪克杯繼續製作客人的點單──這就是青川千代在名為「1930」的酒吧做為調酒師打工的日常。

 

在她正式成為1930的調酒師後已經過了約莫3個月,從伊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的從容不迫,進步的速度可稱的上飛快。不過,雖然她在酒吧老闆兼調酒師的燭台切光忠的指導下,能力已經到了可以應付平日的來客量的程度......。

 

但是看著眼前大量的人群,無論是甜蜜依偎的情侶也好;還是單身想趁機脫團的男女性也罷;抑或是獨自坐在角落散發著生人勿近感覺的客人──青川千代轉而望向店內為了節日所做的特殊擺設,卻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疲憊的揉揉額角,「不是我要說,可是人真的好多......。」而且現在才下午四點鐘剛過......果然不能小看節日的力量啊。

 

聽見了女孩微不可聞的嘆息,被一群女客隔著吧台圍住暫且無法脫身的燭台切光忠萬分無奈的和正忙碌著的青川千代對上目光。幾分鐘後只見綁著低馬尾的少女又端起了托盤往外場走,回頭給了燭台切一個笑容,附帶著「好好加油吧」的口型便走入舞池的人群中,給客人送酒的同時還特地給(因為清光在忙所以)落單的諏訪惠送上一杯特製的鮮榨果汁。

 

這時,來1930演出的蕾拉與大俱利伽羅也穿過重重人群到了吧台區附近,蕾拉還揮揮了揮手向還在「苦戰」中的燭台切光忠打了招呼,而後者(因為被困在吧檯)只能報以微笑,指了指不遠處的舞台,示意牽著手的兩人表演的時間差不多到了。

 

看著走上舞台的成對身影,看著在舞台燈光亮起的瞬間靜默下來的人群;聽著台上少女以低沉磁性的嗓音深情演唱,聽著台下在曲終後響起的熱烈掌聲,燭台切光忠莫名的有些感慨,隨即默默的在心裡吐嘈了自己這種不帥氣的想法,轉而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回台上的表演。

 

舞台上剛演唱完一曲的蕾拉,麥克風被表演時總是躲在陰影下的小狐丸借了去,蕾拉毫不掩飾的瞪了她一眼,然而有著蓬鬆白髮的鼓手並不在意,反倒拿起麥克風自顧自的自我介紹。台下的觀眾似乎是初次注意到這位鼓手的容貌,全因此而躁動起來,而後又因鼓手拉起伽羅膚色樂手的手,疑似要宣布出櫃的舉動而更加躁亂。

 

誰知樂手接過麥克風後往旁一站,逕直牽起了少女主唱的手,與之十指緊扣,便以與平日並無太大差異的平淡語氣宣布了兩人已經結婚的事實。台下靜默了一瞬,旋即一片歡聲雷動,此時又不知從誰口中迸出了一句「親下去」,之後觀眾就紛紛起鬨。敵不過觀眾的鼓吹,樂手趁機扭過懷中少女的臉蛋,順從自己心意吻了上去,兩人在聚光燈下收穫了眾人的祝福。

 

好不容易結束一陣忙碌後,青川千代又端著放置滿空高腳杯的托盤回到吧檯內,恰好與好說歹說才支開方才那群難纏女客的燭台切光忠碰了頭,兩人相視而笑。燭台切伸出裹著黑色皮革手套的手揉了揉眼前身高只到自己胸口的女孩的頭,女孩也很習慣的接受了來者的觸摸,還順帶往對方的懷裡蹭了蹭,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像小動物撒嬌般的行為。

 

「抱歉,今天總讓妳一個人忙進忙出呢。」光忠用稍微有點抱歉的口吻如此說道。

 

「我沒關係的。倒是光忠你今天難得會遇到這麼難纏的客人吶,辛苦了。」

 

「千代這是在打趣我嗎?」無奈的笑容。

 

「嘛......光忠覺得呢?」帶點惡作劇意謂的微笑。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同時,剛剛在舞台上甜蜜放閃光的小夫妻檔也晃到了吧檯前。

 

「千代!」蕾拉拉著大俱利伽羅的手給自己心目中認定的大嫂打招呼,被拖著來的大俱利伽羅依舊還是那句「不想和你混熟」,卻還是乖乖在吧檯前的座位坐下。光忠還未開口詢問兩人要不要喝點什麼,青川千代便難得的插了話,笑著問道,「要喝喝看今天推薦的品項嗎?是加了巧克力的調酒喔。」因為是由她推薦的,夫妻倆倒是欣然的接受了。

 

少女駕輕就熟的挑出一支作為基酒的伏特加、一支作為搭配的黑巧克力香甜酒以及一瓶鮮奶,熟練的往雪克杯內加入八分滿的冰塊,再依序加入適量的伏特加、黑巧克力香甜酒及鮮奶,蓋上隔冰器與蓋子開始搖盪,待雪克杯內的液體充分混合後,倒入已經事先冰鎮好的兩個雞尾酒杯中,擠上一層裝飾用的鮮奶油,灑上可可粉與黑巧克力碎,兩杯「巧克力馬丁尼」便大功告成。

 

將兩杯巧克力色的調酒推至蕾拉與大俱利伽羅面前,青川千代微笑著,「雖然晚了一些,不過新婚快樂喔。」成功看見蕾拉的臉一瞬間泛起和剛才在舞台上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紅潤然後千代便看著蕾拉像是想掩飾似的一口口喝下調酒。大抵是喝的速度有些快,酒量本就不大好的蕾拉沒過多久就醉了,扯著大俱利伽羅的衣服喃喃有詞的念著什麼,最終她在燭台切光忠與青川千代的目送下被大俱利伽羅從座位上打橫抱起,出了1930,往屬於她與大俱利兩人的家的方向走遠。

 

「蕾拉看起來很幸福呢。」

 

「是啊,雖然他們兩個人之前總是那樣不坦率的樣子。」

 

「感覺我們兩個替他們白操心了吶?」

 

 

在見證了他人幸福到來的夜裡,名為1930的酒吧門前站立著一高一矮的兩個身影。

 

评论
热度(8)
© 幽瞳hitomiya | Powered by LOFTER